妖妖中文 > 剑来 >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休要略过不提
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

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休要略过不提

小说:剑来作者:烽火戏诸侯字数:6906字更新时间 : 2024-05-15 19:26:07
最新网址:11ei.com

www.biquxsw.cc,剑来 !

夜航船如一叶浮萍大海中。

刘羡阳好像在神游万仞,小陌负责盯住那位姜赦的道侣,谢狗坐在台阶上打哈欠,妇人的眼神则时常在裴钱身上流转。

院内气氛略显沉重,老秀才突然说道:“裴钱,陪我散散步。”

裴钱点点头。

庭院有侧门可以通往别地,只是这座月洞门却上了锁,老秀才装模作样从袖子里摸摸索索,背对众人,好似掏出钥匙开了门,推门而入,裴钱跟上。

不同于先前院子的寒酸,此处可谓别有洞天,典型的公卿宅第,高梧绿竹,颜色苍翠,上下皆清,一墙稍空,补以玉兰,想来炎夏做客人间,暑气不敢到此串门。

老秀才环顾四周,笑道:“东家也太小气了。若能读书其中,开启幽窗,天光与青绿一并涌入,字俱碧鲜,真是开卷有益。”裴钱收起思绪,解释道:“听小师兄说过,灵犀城上任城主是位女子,她对苏子和辛济安先生的词,都能批评一二。估计这处是她的读书处,夜航船作为大东家,

不好随随便便让给师父作为私宅,不然就有人走茶凉的嫌疑。”

老秀才点点头,恍然道:“这就说得通了,否则我非要跑到船主东家那边絮叨几句,有枣没枣打一竿再说。”

那株玉兰正值花期,花时地上如积雪。老秀才双手负后,站在树下,自顾自笑了起来,轻声道:“上次文庙议事,对峙的,是两座天下,声势阵仗很大。出风头最大的,当然还是平安了。托月山那边,又是拉郎配,劝你师父去蛮荒,就可以帮你们多认几个师娘,又是摆足架势,愿意将高位王座虚席以待,搞得好像你师父今日去了蛮荒,明天就可以坐二三把交

椅,甚至斐然好像都肯让贤,周清高对你师父的仰慕,如今更是两座天下皆知,恨不得代师收师叔了。”“诸如此类,林林总总。有些听闻此事的浩然修士,觉得荒诞,倍感滑稽,误以为蛮荒乌烟瘴气,做什么都是胡来的。你却不要觉得是那些大妖在开玩笑,故意调侃你师父,蛮荒那边是真想拉拢他这位末代隐官。扯起一条曳落河,剑开托月山,抢走一轮皓彩明月,单对单,做掉了蛮荒大祖的首徒,需知那元凶还是一位飞升境巅峰剑修。蛮荒只认强者,既然能认白泽,就能认陈平安。不说斐然,只说萧愻好了,若是平安去了蛮荒,你看她开不开心,肯定会的,她是叛出剑气长城

,陈平安却是叛出了剑气长城以及浩然天下,光凭这一点,萧愻就要对你师父刮目相看,视为同道中人。”

老秀才娓娓道来,裴钱耐心听着,问道:“文圣老爷,礼圣先生盯着这边吗?”

老秀才摇摇头,“没在看了,怨不得他不担事。毕竟天外还有燃眉之急和心腹大患,一个不小心,就会让三教祖师的散道之举,功亏一篑。”

能够分出心神来这夜航船,与姜赦对话几句,礼圣已经冒了不小的风险。

听过老秀才的解释,裴钱理解是理解,却还是有些难以掩饰的失落和忧心。

老秀才伸手揉了揉脸颊,开始移步往外走,“这件事,是我做岔了,十分差劲。”

裴钱欲言又止,终究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言语咽回肚子。老秀才却没有自己的过咎轻轻放过,继续说道:“推本溯源,有今天的为难,还是我当年把事情想得简单了,自认还算周全,不顶事。实不相瞒,关于你的来历,平安一直被蒙在鼓里,我却是清楚的。要不是我的提议,观道观那边,碧霄道友就不会安排诸多巧合,让你与陈平安相见,一起离开藕花福地,成了师徒。你们今天也不会如此揪心。我那会儿总觉得姜赦万年刑期将满,到时候出山,难免满肚子怒气,就想着找个稳妥办法缓冲一下,免得人间再起干戈,所以处置这件事

,我大有私心,极为事功。”老秀才一手握拳,轻轻敲打手心,“想着这么做了,对平安,人生路上做人做事总是想着先吃亏的关门弟子,能够提前获得一张护身符,在兵家初祖那边赢得些许

好感,攒下一份不大不小的香火情,在乱世里边,赢得先手。比如平安独自守着剑气长城那些年里,我就一直希冀着姜赦可以出手帮忙解围。”“对裴钱,能够跟在平安身边,多走走多看看,眼界一开,性格就不会过于执拗,朝夕相处,久而久之,耳濡目染,完全就是一个从书香门第里边走出来的孩子。有学养,有家教,有担当,早晚会是那巾帼不让须眉的大家闺秀。我对平安的耐心,还有裴钱的潜质,都是很有信心的,只要他认可了你,就一定能够照顾好你,至少可以带给裴钱一个平平常常的童年,走过远路,落定了,就要去学塾读书,下了课,家里有和蔼的长辈,身边有可以聊天的投缘朋友。慢慢来,不必着急

长大。”

“对姜赦和他那位道侣而言,好似凭空多出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,若能一家团圆,怎就不是苦尽甘来了。确是我一厢情愿,把人心想得简单了。”

“至于你在竹楼跟崔先生学拳,还能赢得好几次武运,等于提前跟姜赦相见了,平安想不到,我更想不到。”“陈平安是在教徒弟,不是在跟他们抢女儿。有一说一,单说这件事上边,算不得姜赦将好心当成驴肝肺。是啊,我怎么就可以保证,他们自己来教女儿,不会更

好?所以此事一开始就是我理亏,却要你跟平安两个孩子来担责,天底下没有这样当长辈的道理。你们作为晚辈,不觉委屈,却不是我可以蒙混过关的理由。”听到这里,裴钱终于忍不住想要说几句心里话,聚音成线,密语道:“师公,其实我遇到这种事,并没有那么难受,就是有点莫名其妙。姜赦他们两个,我只当是路上偶然相见的陌生人。我可以保证,不是为了让师公宽心才故意说这种话的,的的确确是我的真心话。我心里真正难受的,是让从小主意就很定的师父,都要

思虑重重,如果……”

裴钱本想说一句,如果可以的话,师父不嫌她拖累,这场架,必须算她一个!对她而言,天大地大,师父最大。

老秀才摆摆手,打断裴钱接下来的言语,轻声道:“莫要带着情绪说气话,容易伤人伤己。最后吃亏的,还是我们自己。”

裴钱默然。既散步也散心,老秀才带着裴钱一起走出了这座宅第,走在略显冷清的街上,回望一眼府邸匾额,缓缓道:“真正的富贵气,不在金玉满堂,珍宝字画,各色物件,如何琳琅满目。一时得势的权贵豪门,相较于那些君子之泽能够绵延三代、甚至五世之上的世族门阀,差就差在底蕴上边,需要修身有家学,治家有家法,姓

名有族谱,祭祀有家庙祠堂,为人处世有祖训。”裴钱点头道:“记得师父说过什么叫他心目中的书香门第,就是家里书多。孩子从小就觉得读书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,一个人若是不读书才是奇怪的。不必计较书上各代大家钤印的藏书印多不多,也不必过于计较某部书籍的书坊刻本是否精良、是不是孤本善本,最重要的,是要自家先人在那些书上的批注要多些,后世

子孙翻书读书,就可以看到极多的读书心得,能够把一本书吃得更透,理解更深刻,可以算是第二场‘开蒙’,即是家学秘传,可谓治学的独门心法了。”

老秀才抚须而笑,赞叹不已,笑道:“山下门户,一家之主,能够管好三代人,就算足够厉害了。”“为落魄山和青萍剑宗作百年计,平安已经做到了。要想更长远的作千年计,就需要你们的弟子、再传弟子们,以身作则,做好表率。山上山下道理总是相通的,只肯遗留钱财给子孙,是兴家是败家不好说,哪怕是留下万卷书,子孙看书与不看也还是两说,但是言传身教,做个正人,才有祖荫,立下几个好传统,才是田

产,代代相传,子孙宝之。”

如今落魄山与青萍剑宗,上山下宗各自都有了三代弟子。

就是不晓得第四代弟子的第一人,又会是谁?届时那人岁数多大,是否剑修?总之值得期待。

不知何时,刘羡阳偷摸跟上来了,“娶妻娶贤,一旺旺三代,就是不知道以后谁家好儿郎,祖坟冒青烟,能够娶了裴钱。”

裴钱翻了个白眼。

刘羡阳以心声问道:“文圣先生,知不知道刘幽州?”

老秀才愣了愣,“啊?”

刘幽州这孩子好眼光啊,刘聚宝烧高香啦?

刘羡阳继续笑道:“觉得比之曹晴朗如何?”

老秀才又是一怔,“咦!”

刘羡阳笑嘻嘻道:“我倒是觉得李槐也不差。”

老秀才好像被牵着鼻子走,细想之下,似乎,嗯?

裴钱问道: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刘羡阳厚脸皮说道:“陈平安的先生,不就是我的先生,太见外,反而伤了文圣老爷的心,我这当记名不记名都行的学生,当然得找个机会,与暂时还没有喝过拜师茶的先生好好商量一事,不如举贤不避亲,文庙那边给个君子头衔?再多出一位宗主剑仙当学生,以后先生出门跟人吹嘘,我收弟子,精益求精,剑仙起步…

…”

老秀才瞪圆眼睛,啧啧!

不知不觉,有位妇人,形单影只,远远跟着。

裴钱脸色如常。

更后边,还有两颊酡红的貂帽少女与黄帽青鞋的小陌,在街上并肩而行,卿卿我我。

谢狗揉了揉貂帽,清官难断家务事,她这位次席供奉,有些揪心,好烦,愁死个人。

谢狗说道:“小陌,行山杖借我耍耍?山主亲口说过的,等你回了,可以跟你讨要。”

既然公子都发话了,小陌便随手将绿竹杖递给谢狗,以心声问道:“为何对公子直呼名字都没有任何感应?”

谢狗提起行山杖,拿脸蹭了蹭,说道:“哈,定情信物。”

小陌无可奈何,“问你话呢。”谢狗说道:“山主不乐意你掺和此事呗,铁了心要咱们俩置身事外。山主啥脾气,你跟了这么久,还不清楚啊,你如果不是死士还好,信得过你,有力出力,能帮

就帮,山主不跟你含糊半点。谁让你只差没将死士二字刻在脑门上,山主不愿你涉险,就没你啥事了。”

小陌疑惑道:“可就算公子有心躲我,为何凭我今日境界,还是找不到丝毫线索?”

谢狗说道:“不说你如今还不是真正的十四,就算已经是了,以山主的谋略,有意瞒你,还不是跟玩一样。”小陌点点头,“怪我多此一举。先前送给公子的那件法袍,花了点心思,能够与我元神魂魄和其中一把本命飞剑牵连。这等伎俩,肯定被公子看破了。上次在崇阳

观被那头鬼物偷袭,公子就没有将法袍穿戴在身。果然是我画蛇添足了。”

谢狗是才知道此事,一跺脚,恼火道:“小陌唉!”

小陌心不在焉,终究还是担心自家公子跟姜赦的那场架,哪有主人与谁打生打死、死士却在一边闲逛的道理?

小陌以心声问道:“公子闭关的时候,我不在落魄山,你就是扶摇麓道场的护关之人,连你都无法跟公子联系上?”谢狗摇摇头,“这种事,我诓你做啥子,要是山主……呸呸呸,山主肯定会活蹦乱跳返回夜航船,你要是得知我瞒报军情,我还不得被你骂个半死,记恨好几百年

啊。你又不是不了解我的脾气,就算山主不准我在你这边泄露他的踪迹,我在山主那边发过毒誓,算得什么事,反悔就是了,出虚恭嘛。”

小陌不再说什么。

谢狗神秘兮兮说道:“事先说好,可不是我挑拨离间啊,小陌,你有没有觉得山主在神魂一道的造诣,过于……天才了?”玉宣国京城马氏府邸,制造出种种幻境,以假乱真。如果说在此地凡俗、武夫居多,练气士境界不高,那么莲藕福地之内寻见妖族萧形的踪迹,几乎等于凭空捏造出一个忠心耿耿的“许娇切”,就不是什么小伎俩了。桐叶洲,那座破败古庙内,将青壤几个玩弄于鼓掌之间,更不谈小天地之内,驱役那几位无偿打长工的“

苦力”,尝试打造一座小千世界。尤其是拿丁道士用以护道兼观道的那门飞升法……

谢狗在修道一事上,资质如何,不光是陈平安心里有数,即便是眼界高如老瞎子,都要将白景放在第一流人物行列。

那么被白景评价一句“过于天才”,足可见陈平安在神魂一道的厉害。

小陌想了想,小心起见,在袖内捏了一记道诀,增添数层阵法禁制过后,这才反问道:“公子既然是现任‘持剑者’,不精通此道,才是怪事吧?”

谢狗神色古怪,小声嘀咕道:“哪有这么简单。”

她在骑龙巷那边,亲眼见过新旧两位持剑者的联袂现身,直觉告诉她,未必是陈平安得到了昔年十二高位之一的神通。

小陌说道:“说不定是崔宗主倾囊相授,公子悟性高,学得快。不必想这些,又用不到你我身上。”

谢狗点头道:“也对。”

不得不说,山主真是个厚道人。对小陌,对自己,都没话说。

谢狗咧咧嘴,抬起双手,扶了扶貂帽。

她跟五言那婆姨,最早属于不打不相识,谁让五言有个三字道号的“陆地仙”,白景垂涎已久。

要说后世的山泽野修,讲求一个自力更生的各路散仙,好像也该与白景在内这一小撮“远古道士”认祖归宗?

白景眯眼而笑,望向前边五言的背影。

毕竟是朋友,你的道号就不要了。

妇人似有察觉,转头朝貂帽少女嫣然一笑。

谢狗气坏了,以心声埋怨道:“小陌小陌,瞅瞅,她那眼神表情真欠揍,是不是骂我狗改不了吃屎?”

小陌也不偏袒谢狗,说道:“谁让你杀心这么重,如那宗族之间的械斗,不止棍棒锄头,都亮刀子了。”

谢狗眼神复杂,说道:“火龙真人没有诓人。合了道,十四境,真能体察天道循环啊。走在道上,我行我素。”

小陌突然眉头紧皱,视线越过无言,望向自家公子的开山大弟子,裴钱。

谢狗悄悄说道:“放心。”

裴钱几次想要转头看向后边的景象,她显然都忍住了。

很久之前,久到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。

昔年逃亡路上,有个面黄肌瘦黑炭似的累赘,拖油瓶,不远不近跟着她的爹娘。

路过某些既收肉也卖肉的摊子,就离着脚步放缓的爹娘他们远一些,等到过了那些砧板血污凝结成块的摊子,就可以凑近一些。

刘羡阳突然说道:“裴钱,如今还抄书吗?”

正在想事、准确说来是将忘却往事一一记起的裴钱回过神,说道:“习惯成自然,还是会经常抄书。”

刘羡阳笑问道:“听陈平安说你珍藏有一部板栗集?”

裴钱神色尴尬,“小时候闹着玩的。”

老秀才捻须慢行,也在想些往事。刚刚察觉到裴钱的心境变化,所幸刘羡阳就已经开口言语,将裴钱的心神拉回原处。

“老大剑仙,剑术高是真的高。可要说跟老大剑仙谈事情,费劲也是真的费劲,认定的事情,油盐不进。让他改变主意,千难万难。”“你们到底是晚辈,老大剑仙只会表现出他务虚的一面,所以你们就会觉得他和蔼,没架子。要知道私底下商量事情,需要务实的时候,老大剑仙简直就是官场上边的老油子,说话全是弯来绕去的,我得出了门,反复思量,才晓得他这句话到底说了啥,琢磨出那句话原来是意有所指,与字面意思反着来的。他还喜欢说话

只说半截,等我接话,给出后半截,若是接不住,他面上不说啥,还会主动转移话题,心中却有了一番计较……”

刘羡阳陷入沉思,“好像我就是这样的人啊,难道我有成为老大剑仙第二的潜质?”

阮铁匠何德何能,能够收取自己做弟子,赚大发了。

当初老秀才离开功德林,尚未恢复神位,就开始奔波劳碌,替文庙去跟剑气长城借几个人,在老大剑仙茅屋那边,闭门羹,逐客令,都领教过了。

好不容易进了屋子,陈清都曾经问过一个有诛心之嫌的刻薄问题,“有没有一种可能,崔瀺跟周密暗中联手了?”

老秀才气得跳脚,大骂不已,“老大剑仙你是不是猪油蒙心了,问得出这种混账问题?!”陈清都不理会老秀才的暴跳如雷,继续问道:“谁能保证此事不会发生?至圣先师,小夫子?那他们怎么自己不来?就让你一个被砸了神像、只剩下秀才功名的文

庙外人,来这边说三道四,读书人做事,总这么为了自己要点脸就干脆让旁人全不要脸?”

“绝无可能!”老秀才恢复平静神色,毫无犹豫,信誓旦旦道:“我可以替崔瀺保证,此事连万一都没有!”见那老大剑仙犹有存疑的神色,老秀才便耐心解释道:“我这个当先生的,曾经忧虑弟子那门事功学问带来的长远隐患,却从不会对首徒的品性有任何的怀疑,我

们文圣一脉,从不敢自称功劳无瑕,但是大是大非,从不踏错半步。”

陈清都笑呵呵在老秀才的伤口上撒盐,“难道是我记错了,崔瀺不是早就叛出文圣一脉道统了吗?先生?被伤透了心的学生,还肯认你这个先生?”

老秀才嚅嚅喏喏,小声嘀咕,“他认不认是他的事情,他一向脾气冲,我也管不太着他。反正我一直是以先生自居的。”

陈清都继续往老秀才伤口上撒盐,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”

老秀才自言自语道:“我替他崔瀺保证什么,确实不怎么有说服力,毕竟拿什么来保证呢,除了是他们几个的先生,头衔之外,一无所有,对吧。”

陈清都没有说什么,不知是默认了,还是不以为然。

怨怼与仇恨是快刀斩乱麻,一往无前。金铁相错,激起的火星,就是大丈夫的恩怨分明。无非敢作敢当。

愧疚和遗憾却是一把钝刀,刀刃上边的缺口,皆是曾经犯过的错误。关门磨刀即是后悔。总归自作自受。

老大剑仙,老秀才。两个年龄悬殊却都被视为老人的他们,两两无言。

最后还是陈清都说你学生开了间酒铺,生意不错,想喝酒可以去那边,不必花钱。

————

蛮荒天下,这条荒无人烟的山野道路,极为宽阔,曾是某座军帐的运兵“驿路”,已经废弃不用多年,野花野草自由生长。

张风海以心声问道:“说吧,经由陆台提议,再借助我的庇护,终于得偿所愿,来到蛮荒这边游历,准备要跟晷刻聊什么。”

辛苦沉默片刻,说道:“不能多说,只能告诉你一件事,是有人帮忙牵线搭桥,让我们几个,有机会凑在一起聊聊‘明天’。”

张风海却不肯就此放过这位青冥天下的大道显化,“说得轻巧。聊好了‘明天’,便可以反推回来,决定‘今日’之存亡?”

辛苦神色木讷,淡然说道:“言尽于此。”

一向言语宽和的张风海难得有几分怒意,“既然郑……既然此人能够做成这种大事,你真不怕着了他的道,沦为牵线傀儡?!”

辛苦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我相信他所说的‘后天’情景,一定会到来。总不能旱时凿井,雨中造伞,雪后缝衣。”

张风海嗤笑道:“天地无灵气、世间无神通的末法时代?这类陈腔滥调,算得什么新鲜事?!”

辛苦说道:“哪有这么简单。张风海,你可以说我不谙世情,但是你当清楚,涉及这种天运循环,世道升沉,我却不是什么好糊弄的痴顽之辈。”

“我并不是恼怒你的想法,只是宗门就得有宗门的规矩,不该擅作主张,木已成舟,再与我们说在水上了。得有个商量。”

张风海摇摇头,事已至此,不再劝辛苦改变主意,只是说了句俗语,“不怕全不会,就怕会不全。”

辛苦说道:“放心,我绝不拖累你就是了。”

张风海没好气道:“老子既然当了你们的宗主,真出了状况,也绝不会与某些傻子撇清界限,置身事外,袖手旁观。”

言下之意,你如果真被郑居中算计,我张风海就算注定要付出极大代价,也要拽你一把,而不是将傻子惹来的麻烦往外推。

辛苦不善言辞,好不容易才硬生生憋出一句实诚言语,“你当宗主,确实服众。”张风海非但没领情,反而给气笑了,“怎的,一开始还不服气来着?难道我不当宗主,你就能当啊?就你,估摸着哪天船到水心处,才与我们致歉一句,‘对不住

,船漏水了’?或是‘诸位有不会凫水的,可以赶紧学起来了’?”

饶是闷葫芦一般的辛苦都给逗乐了,笑道:“宗主此刻才是活泼泼的真正道士。”

张风海同意来蛮荒这边“游山玩水”,目的明确,首先必须找机会跟白泽见一面。

如今的蛮荒天下,名与斐然,实与白泽,已经是公认的事实。

此外张风海也想从蛮荒这边寻一二修士,前提当然是得双方投缘,再请回祖山闰月峰,一并返回青冥天下。

太平世道里,一座宗门的扩张,还有花哨手段,用以锦上添花。在乱世当中,唯有兵强马壮才是立身之本。

比如身边这位完全有资格占据一席王座的无名氏,就是绝佳人选,能拉拢就拉拢,哪怕暂时无法招徕,也要留个好印象。

无名氏问道:“冒昧一问,道友家乡那边是不是要乱了?若是能够说服白老爷,跟随道友去往闰月峰,却无法潜心修道?”

张风海照实说道:“不是即将迎来乱世,而是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但是我可以保证道友去了闰月峰,只管潜灵养性放心修道。”无名氏笑问道:“能不能大略说一说,到底是怎么个乱法?硝烟四起,大火燎原?数州之地,悉数战场?白玉京道士成群结队,离开五城十二楼,浩浩荡荡前去镇

压?”

张风海说道:“表面上要比道友所说景象,略微稳当几分,实际上内里更乱。我与道友说个大概?”

无名氏点头道:“洗耳恭听。”宝瓶洲,是浩然最小的洲,却是两座天下大战的收官之地。而雍州,则是青冥天下版图最小之州。在蕲州玄都观孙怀中单独问剑白玉京之后,吴霜降、高孤等人问道余斗之前,雍州鱼符王朝的年轻女帝朱璇,便不顾白玉京的种种暗示、明示,一意孤行,擅自开启一座普天大醮,按照古法,主祭者朱璇亲自登上法坛,劈

斫老樟树的树枝,用以占卜连同雍州在内的四州吉凶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11ei.com。妖妖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11e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