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节

小说:我那夫君柔弱不能自理作者:陈十年字数:1966字更新时间 : 2023-08-19 02:18:42
最新网址:11ei.com

待做完这一切,霍停云出来,竟发现马车不见了。那守车之人当场跪倒请罪,“王爷恕罪,那马不知为何忽然受惊,一时间横冲直撞,属下们怕伤到百姓,也不敢强行制服。”

霍停云眸色一沉,明白这一次肯定是魏起了。

魏起要将人绑走,倒也还好,他既然有他想要的东西,在得到那东西之前,佛生定然没有生命危险。何况那东西还与他自己有关,佛生定然不是他地主要目标,他才是。

既然如此,他只需要等便是了。

魏起此举,倒给霍停云原来的安排做了铺垫,他便顺理成章把这事儿一并推给魏起。

马车好不容易停下来,佛生被撞得有些发蒙,见一个蒙面人将帘子掀开,看了她一眼,什么也没说,只是让手下人将她绑起来,转移到另一辆马车上。

佛生又无法反抗,只能乖乖被绑。她试图问他们是什么人,如果说之前的事是安平郡主所为,那现在她都死了,这怎么又冒出个人?

总不能是永宁公主?

佛生还未问完,便被塞住了嘴巴,蒙住了眼睛,扔进了马车里。

因为被蒙住眼睛,她也不知道这是去向何方,只感觉到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很久……

久到她都快睡着了,马车忽然停了下来。又有人将帘子掀开,仍旧没说话,将她从车上转移下来,上了另一辆马车。

把车里除了她,还有另一个人。

那人背对着她,故而第一眼,佛生还没认出来。她被粗暴地推进车里,取下了口中的布条,待近了,她才认出这人竟是魏起。

魏起没穿督公的衣服,只穿了身常服,因此看起来还颇有种和蔼的气质。

佛生心里警觉起来,大着胆子问了句:“你想干嘛?”

魏起笑了声,笑声阴森,这才像魏起了。

他摸了摸自己的假胡子,道:“我还没问你东西呢?你倒先问起我来了。”

佛生愣住:“什么东西?”这不怪佛生,因为那日她刺杀之前,是顺过一个坠子,可那坠子模样丑陋,用料也非上乘,大抵是扔街上都没人会要的程度。之所以她会拿,不过是因为那图案与她母亲的遗物上的图案一样。她怎么也没想过,那便是那什么圣物。

因而后来总有消息说,那个刺客还偷了圣物。佛生还一直觉得冤枉,以为是魏起瞎扣屎盆子。

直到此刻,她仍然很不解,并且质问魏起:“我觉得你这人真挺奇怪的,我分明就没拿你什么圣物,你却放出消息,告诉他们是我拿了。今日竟还来质问我。”

她说得理直气壮。

只听见魏起冷笑了声:“你没拿?哼,别装蒜,我劝你最好识相一点。”

魏起轻挑她下巴,让佛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“我真没拿啊,关键是……”她怎么就解释不清楚呢?

魏起微收了力道,扼住她的咽喉,“怎么着?你是以为我很好糊弄么?”

佛生翻白眼:……

直到魏起说出那圣物的样子,佛生呆滞了。

“……你们这个圣物,不会太随便吗?”那个丑丑的东西到底哪里像圣物了?这个族的族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?竟然拿这样一个东西当圣物?是族里已经没有任何的好东西了吗?

魏起可不想听她瞎扯,他只想要那东西,“东西呢?在哪儿?”

佛生:“……在幽王府。”

她一直没把那东西放在心上,索性随便扔进了个箱子,想着下回去看她娘的时候,便一并带去。

魏起显然也愣住了,但下一刻便觉得她在说假话,因而更加用力。

佛生面色涨红,几乎要喘不过气来。她忽然觉得,不久之前死去的安平郡主有点惨,原来被人掐着脖子窒息是这样的感觉,一点也不好受,很痛苦。

她面色扭曲起来,可魏起并不是要她的命,不过是吓吓她,见她都要死了,还不说真话,便夸了一句:“倒是有骨气。”

佛生:……

救命,她说的就是真话啊。做人好难哦。

马车还在往前,不知道要去哪里。魏起掀开帘子,佛生趁机瞥了眼,发觉外头全是树,似乎是在树林中。

魏起似笑非笑看向佛生,嘲讽道:“哦,我知道了。你不愿意同我说真话,是想着霍停云愿意来救你是吗?”

他啧了声,语气极尽嘲讽:“真是个不入流的小杀手,居然会相信男人的虚情假意。你可知道,他霍停云之所以待你那么好,不过也是想要那圣物罢了。你以为他真的爱你吗?”

第45章安心安全感。

魏起似乎有些克制不住,因而声音听来有些许颤抖:“没有人可以拒绝宝藏的诱惑,没有人。你明白吗?那是无上的富贵,与长生的诱惑。”

佛生愣了一下,以自己不聪明的脑袋瓜认真思考了一下:

霍停云同她说过,他娘是千密族之人,那么所谓的千密族的宝藏,他肯定会知道。他既然说调查过她,那么也肯定知道她拿了圣物的消息,可是这么久以来,他从来没有问过一句……

假使他真的对那个东西有意思,因而才故意接近她,不至于到今日都还未开过口。何止是未开过口,甚至于连类似话题都未提及。再说了,即便他是为了那个东西,也不必要牺牲自己的……□□。

他大可以像魏起这样,直接把她抓起来,严刑拷问。像佛生这种吃不住苦的人,拷问之下定然会交代的,何须如此大费周章呢?

所以佛生觉得魏起是在诓她。他一定是想离间他们,好从中得利。

她才没这么傻呢,佛生心道,只是面上装出一副十分震惊的表情:“不可能,你骗我。”

魏起对她的反应很满意,笑了声:“傻孩子,我怎么会骗你呢?什么情啊爱啊的,都是假的,不牢固的,只有权势和地位以及财富,这些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,才是真的。”

魏起忽然间沉默了许久,而后喃喃自语说服自己。就是这样的,那些情爱都是假的,都是用来骗人的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11ei.com。妖妖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11e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