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节

小说:我那夫君柔弱不能自理作者:陈十年字数:2152字更新时间 : 2023-08-19 02:18:37
最新网址:11ei.com

梅氏说的竟是真的,无觉法师找了三日,终于在青羊坊中一处住户家中,寻到了那个女子。那女子家中贫穷,皇帝便做主给了不少赏赐,要将她嫁给霍停云做侧妃。

霍停云自然是拒绝,“多谢皇上好意,只是停云的身子自己清楚,已经误了一个姑娘,不能再误第二个。”说罢,又剧烈咳嗽起来,瞧着随时要昏倒过去。

皇帝听他这么说,自然是心软。魏起添油加醋:“王爷这么说可就错了,即便不为自己想,也该为皇上与其他关心王爷的人想一想,法师此次可谓是泄露天机,为王爷谋求到了一线生机,王爷怎么可以拒绝呢?”

魏起视线紧盯着霍停云,但他仍是那副病病歪歪的模样,似乎不谙世事,什么也不清楚。

呵,倒是会伪装。

皇帝又被魏起说服,劝他:“是啊,这也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,堂堂一个女子,哪儿比得上你的身体重要。”

霍停云俯身又是一阵咳嗽,仿佛要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,皇帝连忙替他拍背安抚,又命人去请太医来。待平复下来,霍停云似乎下定决心道:“回皇上的话,其实是臣对王妃爱慕难舍,不忍心让她受委屈。她定然是不会觉得委屈,可臣觉得她委屈。臣一个将死之人,还要三妻四妾地惹她伤心,实在不忍。”

他双眼迷离,“皇上也知道,臣的父亲当年待臣的母亲也是如此,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。”

他甚至搬出了霍致意,皇帝再次动摇,“那……那好吧。只是……”

魏起不肯放弃,道:“既然如此,便让那女子进幽王府做个婢子,既离王爷近,又不会打扰王爷与王妃的深情,如此可算两全之策了?”

皇帝拍手叫好:“魏卿这提议不错,便如此决定吧。”

霍停云看向魏起:“多谢督公成全。”

魏起只是阴恻恻笑道:“王爷言重了。当年老王爷与王妃鹣鲽情深,咱家也是看在眼里的。”他似乎真在回忆当年,“老王爷与老王妃,当年可真是般配。老王妃生得昳丽非常,不似咱们汉族人,前些年,咱家在一本古书上看见才得知,原来老王妃竟是千密族人。那可真是一个美好的族群,能歌善舞,擅长织布,会自己染布料……可惜,不知为何忽然间便寻不到踪迹了,唉……”

魏起说话的时候,观察着霍停云的反应。霍停云还是那模样,似乎不为所动。

他移开视线,朝皇帝鞠了个躬:“皇上,王爷身子重要,不能耽误,便趁今日将那女子一并带回去吧。”

皇帝点头,连连称赞。

霍停云今日去见皇帝,佛生在府中担忧不止。其实这也不是件大事,顶多不过是多个侧妃的事,她与霍停云又不是真正的夫妻,他能多个真的妻子,那自然是再好不过……

只是话虽这么说,心里却始终不舒坦。

若是……若是霍停云更喜欢那女子,转而忽视她这个朋友,那她一定会难过的。

不过若是如此,她似乎便能全身而退了……

佛生胡思乱想着,听见他们说,王爷回来了。

她一颗心提着,看见霍停云远远走来,身边果真还带了个女子。

那女子低眉顺眼的,跟在霍停云身侧,他们似乎在交谈。

佛生这才发现,霍停云他好像对谁都很好?

第30章三更还是得看紧些,免得被有心人拐走……

眼看着人到了跟前,那女子打扮很朴素,头上更是不戴什么首饰,看了眼佛生,当即福身行礼:“奴婢宝芳,见过王妃娘娘。”

佛生看向霍停云,霍停云道:“宝芳日后便是府中的奴婢,夏荷,你带她下去安置,教教她府中的规矩。”

宝芳恭敬地跟着夏荷走了,霍停云推着佛生回房间,与她皆解释来龙去脉。听到霍停云衷心告白那里,佛生惊得直眨眼,当然转瞬便想通了,霍停云不过是寻个借口,正如那日她说自己怀孕,以此来劝退永宁公主罢了。

她松了口气:“这样也好,做个奴婢的话,不至于耽误她,万一日后有什么事,她也能自己去寻出路。”

她想的是,万一霍停云死了……当然这话不好说。佛生不懂这些弯弯绕绕的规矩,自然不知道,倘若霍停云死了,那宝芳作为一个冲喜之用的奴婢,自然难逃其咎。

当然这亦不是重点,那宝芳压根不是什么好人。她既然与魏起有所牵连,必然是魏起的眼线。

霍停云一早想到这一点,因而并不让她贴身伺候人,只做个闲散婢女。她更不能做霍停云的婢女,只好将她拨去了佛生的院子里。

这宝芳手脚勤快,梅香对她颇有敌意,觉得她就是来插足王爷与王妃感情的,便对她没什么好脸色,只指使她去做些杂活,当然也不是重活累活。毕竟是皇上亲自指过来的人,也不能随意欺负。

没想到这宝芳不动声色地,竟干净利落地把活计都做完了,也不喊苦喊累,更是毫无怨言,嘴巴还很甜,一口一个梅香姐姐,夏荷姐姐的。

梅香渐渐有些刮目相看,但夏荷警惕心更高,提醒梅香注意,莫要与她走得太近。

这些佛生也看在眼里,不由有些愧疚,若是没有她的话,指不定人家就是第五任幽王妃了吧……

她看着宝芳干活的利索程度,能猜到她是吃过苦的人,看着宝芳,她不由想起自己,自己不过是语气略好一些……

佛生撑着下巴,看着窗外的人,霍停云悄声靠近,她都没反应。

“佛生,在看什么?”霍停云这些日子与她熟稔不少,自顾自将手指攀上她的头发。

佛生只以为他又要和头发较劲,也随他去,努了努嘴,眼神示意外头的宝芳。“停云,你有没有觉得,她与我还挺像的?”

霍停云头都没抬,“不像。”

这个宝芳是心思深沉,和佛生这种单纯天真的小白兔可没有一点相似之处。

他提醒佛生:“她是魏督公找到的,魏督公你也知道,我对他……没什么好印象。”

佛生大惊,这还是霍停云第一次说对一个人没好印象。也是,魏起那种人,普天之下皆是骂名,怎么会有人对他有好印象。

她又看了眼低着头踏实干活的宝芳,喃喃自语:“可是……她不是发觉法师找到的人么?与魏督公应当也没什么干系吧?”

霍停云动作一顿,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,那什么无觉法师,也是魏起的人。世人大多信佛信道,培养一个有名望的佛子道士,那可真是太容易拿捏人心了。

他默默叹了口气,觉得自家娘子这性子太好骗,不止自己能轻易骗她,好像旁人也能。若是如此……还是得看紧些,免得被有心人拐走了。

他将手中的青丝绕了一圈,送开,道:“佛生可饿了?不如吃饭吧?”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11ei.com。妖妖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11e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