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节

小说:我那夫君柔弱不能自理作者:陈十年字数:1824字更新时间 : 2023-08-19 02:18:31
最新网址:11ei.com

计划第一步,认字。

佛生被难倒。

她拿着那张四四方方的纸,眉毛快皱成一团,还要正儿八经地解释:“我小时候……不爱念书,所以不大认得这些。”

霍停云闻言微微颔首,只是轻笑,将她手上的纸倒了过来,“嗯,无妨。”

佛生:……

连纸都拿倒,还有救吗?真的无妨吗?

她苦着脸,已经沮丧起来,脸贴在桌案上,声音也因此有些含糊:“要不我还是称病吧,突然觉得计划很美好,可实行起来……”似乎不那么如意啊。

霍停云摇头,还是笑:“娘子别灰心,我已经说了,这也无妨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佛生将信将疑,从桌案上抬起头,她连字都不认识几个哎,难道霍停云有什么别的办法吗?

霍停云也摇头:“没有,只不过娘子今日之痛苦,恰恰印证了一句俗语,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。”

这佛生还是明白意思的,就是说小时候不努力,长大了就会后悔。她重新耷拉回桌案之上,“那怎么办?”

霍停云取过一张白纸,拿来一旁的狼毫笔沾了墨,递给佛生,“无妨,一步一步来便是了。”

佛生用手指抓住笔,被霍停云纠正,“错了,娘子。”

他动手纠正,握着佛生的手,手把手教她写字的姿势,“如此,方能写好。”

佛生哦了声,又听他说:“既然娘子一点基础也没有,那只好从零开始了。”

他取来刚才那张纸,教她认字,纸上是李白的《将进酒》。这对佛生来说难度还太大,她自己都觉得丢人,可霍停云面不改色,只是起身从书架上取过一本更简单些的,教她认字。

从白天到黑夜,经历了整整一天一夜的艰苦奋斗之后——佛生进步甚微。

她精神萎靡地趴在那堆诗文上,“要不,还是称病吧……”

霍停云却意外地坚决:“娘子既然已经开始了,怎么能够半途而废呢?”

“可是……”佛生嘟囔,看向手边那堆东西,她已经很认真了,但大抵是天赋不够,确实不行。

“别说写诗了,我连字都写得歪歪扭扭。”才女怎么可能字这么丑?

霍停云沉思片刻,道:“那便称病吧。”

佛生抬眸看他,有些沮丧,“梅香……”

梅香进来,“王妃有何吩咐?”

“你差人去趟李家,便说……说我……”她一顿,忽然精神起来,“没事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待梅香走后,佛生咬着下唇,犹豫道:“要不这样,到时候你给我作弊?”

她扯着霍停云袖子,一双杏眼无辜望着他。

“我自然是愿意的,可李小姐只邀请了你去,我跟着去是什么道理?何况此等聚会,多是女儿家。”

佛生彻底萎靡,又告诫自己打起精神来,“那继续吧。”

夜又到深处,佛生哈欠连连,心中不由胡思乱想,若是发生什么意外……譬如说,李小姐崴了脚,或是李小姐忽而遇到位如意郎君,从此茶不思饭不想……

眼皮被用力撑开,又耷拉下去。

深夜寂静,一切动静都显得引人注目起来。

佛生困倦难忍,一时脱力,将手中的毛笔掉落在地,笔杆磕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一声。她甩了甩头,试图让自己清醒些,俯身去拾笔。

躬身的时刻,依稀听见有脚步声在附近。与常人的脚步声不同,那脚步声隐忍克制,更像是秘密访客。

佛生当即想起前些日子的事,不由心中一凛,提起了心。

霍停云还含笑看着她,“娘子?”

佛生起身,有些尴尬地笑,“我方才有些困。”说话的同时,没敢放松警惕,余光注意着房间外的动静。

就在她将笔还给霍停云的时候,最远处那扇窗纱破开,有一蒙面人持剑而来,与此同时,房顶的瓦片与好几个蒙面人一并掉落。

佛生下意识将霍停云护在身后,那几个蒙面人毫不迟疑,便扑向霍停云。

佛生抓着霍停云的胳膊,将人带向自己,躲开最旁边那蒙面人的攻击。

一时间,佛生与几个人缠斗起来。

“梅香!夏荷!”她是个半吊子,一个人应付都勉强,何况还得处处护着霍停云,愈发吃力,只好向外头求救。

只是外头的人早被迷晕,并无人应答。

“今日便是你的死期!”为首的那个蒙面人冷笑一声,再次扑向霍停云。

几个回合下来,佛生已然体力不支,大口喘着气,一面应付着自己手边的人,一面关注霍停云情况。

霍停云大抵是受了惊吓,一张脸上面无表情,只紧紧抓着她衣角,提醒她:“娘子小心。”

因而那人扑向霍停云的时候,佛生余光虽注意到,可惜心有余力不足,已经来不及防守。

她其实可以放任他受伤,毕竟在一个多月以前,他不过是个陌生人,而如今,他们也算不上多熟稔。只是电光石火之间,佛生想起那日,霍停云替她挡下那一刀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,反正就这么扑了上去。那一剑直插入她心脉,疼痛随之蔓延开来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11ei.com。妖妖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11ei.com